社会主义优越最集中体现是共同富裕,薄熙来解释红歌寓意称不介意被说三道四

  薄熙来与“知名媒体看重庆”采访团座谈

  连日来,参加“全国省级党报总编辑会议”的代表,在参观访问时,亲眼目睹了山城的新变化、新风貌。26日,市委书记薄熙来与市领导何事忠、徐鸣一道,会见了全体代表,并要求向兄弟省市学习,努力实现科学发展。

  探讨改革开放,热议共同富裕

  从“缩差共富”、“唱红打黑”,到内陆开放、经济改革、环境建设,薄熙来与大家畅谈,有问有答,气氛轻松热烈。

  重庆的改革发展,吸引了海内外媒体的关注。“两会”期间,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二十多家媒体组成“知名媒体看重庆”采访团来渝采访。10日,市委书记薄熙来,市领导黄奇帆、何事忠、翁杰明,与记者们座谈。一个多小时里,大家畅所欲言,就重庆发展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了交流。其中,“共富”成为最热的一个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与核心是什么?简单说,我看就是服务人民,共同富裕

  如果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搅到一起,对百姓的危害就更大了,一定要坚决“打黑”

  见到“老总”们,薄熙来边打招呼边说:“这么多党报‘老总’大老远来到山城,说明大家真心实意关心西部大开发。新闻界眼光独到、视野开阔,很想听听同志们对重庆的意见和建议。”

  座谈会上,大家争相提问,气氛热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彭玉冰第一个抢到话筒。她说,这次来重庆发现变化真大,道路通畅,绿树更多,夜景更美,社会治安也让人放心。那些对“唱红打黑”不理解的人,都应该来重庆看一看。

  辽宁日报总编孙刚第一个发言。他说,薄书记曾长期在辽宁工作,大家委托我向书记提个“大”一点的问题。最近,“共富”成为了一个网络热词,全国人民十分关注,特别是重庆提出“民生10条”、“共富12条”,引起了广泛共鸣。我想问薄书记,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民生为导向、“缩差共富”的发展之路,如何才能走好?

  薄熙来说,有些人不喜欢“红歌”,其实,中华民族喜欢红色是有由来的,因为它象征着事业的“红火”与吉庆,这已成为中国人千百年来的共识。比如,天安门是红色的,这并不是共产党执政后才染红的。在现代,我们的国旗是红色的,这寄托着崇高的精神和神圣的情感,因为它是千千万万烈士的热血染红的,共产党人为谋求民族的解放和人民的幸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今天“唱红”,体现了对社会正义的追求与为民情怀。再者,红歌内容广泛,既有抗战歌曲,有建国歌曲,也有古今中外的不朽名曲和名作,我们是借用大家广为理解的概念,统称为“唱红”。过去词牌里就有《满江红》,当年爱国将领岳飞“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一腔热血“满江红”,体现了精忠报国的精神,感动了一代代的人。有些人对“唱红”说三道四,其实也说不出多少道理,我们并不介意。在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中国,不“唱红”,难道还要“唱黄”、“唱黑”吗?

  薄熙来说,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它的本质和核心到底是什么?我和大家一样,也在学习。依我看,如果简单说,就是为人民服务,共同富裕。这是区别于西方的道路,是中国人要走而且能走出来的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为大多数人着想,就是共同富裕。

  至于说到“打黑”,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都要打击刑事犯罪,任何政权都不能容忍杀人抢劫和贪污腐败。如果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搅到一起,对百姓的危害就更大了,所以一定要坚决“打黑”!市委、市府是在摸清线索,掌握情况之后,才下决心要把社会环境集中清理一下。去年,重庆被评为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最好的城市之一,说明广大百姓对“打黑”是认可的,而且取得了明显成效。

  薄熙来说,关于共同富裕,中央几代领导人的观点是一以贯之的。毛主席在建国之初就明确指出,“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大家有事做,有饭吃,大家共同富裕”。改革开放初期,小平同志就提出要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他有两句话我印象极深,一句是:“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还有一句:“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江泽民同志提出“三个代表”,其中“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讲出了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本质追求。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再次强调:“要坚定不移地走共同富裕之路”。他们都鲜明地指出了共同富裕的道路。

  在地方当领导干部的,经常要想的“共性”问题,就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薄熙来说,这些年,重庆始终坚持以民生为导向的发展之路。我们先后出台了两个政策体系,一个是“民生10条”,一个是“共富12条”,老百姓的就业、收入、住房、医疗、教育、社保,全都拢了进去。而且有缩差共富的具体指标,基尼系数由多少降到多少,城乡差距、主城和“两翼”的差距由多少缩小到多少,都有明确的目标,还给出了时间表。改善民生是我们始终不渝的努力方向和目标,因为我们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些同志有误解,觉得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是不是有矛盾啊?改善民生就要花钱,要付出,会不会影响经济发展呀?我们的观点是,改善民生和发展经济不仅不矛盾,而且还相互推动。越是有效地改善民生,越有能力推动经济的发展,走向良性发展的轨道。有效地改善民生,不仅是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的必要条件,还能有效地促消费、促发展,形成经济的良性发展。在全国发展的大“地图”中,重庆能量很小,我们只是希望做些尝试,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体化,把“三个代表”与科学发展观落到实处。如果重庆能把这条路走通、走好,也是为实现社会主义的理想进行了具体而实在的探索。

  瞭望周刊总编室主任杨士龙说,当前,重庆在海内外广受关注,不少人称赞薄书记是“个性官员”,但对重庆的一些举措,也存在争议,请问薄书记如何看待?

  只要把环境搞好,政策设计好,找对路子,内陆开放照样能高歌猛进

  薄熙来说,关于你说的“个性”,其实在地方当领导干部的,经常要想的“共性”问题,就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脑子里一定要装着百姓。重庆提出民生导向的发展思路,完全是按中央确定的路线来具体实践。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党的几代领导人一以贯之,最为关心的都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更要把民生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上。具体到重庆,就是如何让3200多万人民实现共同富裕。

  新闻战线总编辑胡欣说,薄书记在大连工作的时候,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不是在城市里建公园,而是把城市建在公园里”。今天的重庆,3年种了30年的树,正在实现“一半江山一半绿”。重庆在发展中,环境起到什么作用?如何避免常见的城市病,让市民更幸福?

  薄熙来说,民生共富之路是一个重大课题,要深入具体地破解。市委先后召开了两次全会专题研究,出台了“民生十条”、“共富12条”,提出了“缩差共富”的一系列具体措施。“民生十条”、“共富12条”涵盖的社会面在百分之六、七十以上。比如说,公租房涉及50万户、近两百万人;“万元增收”要使渝东南、渝东北区县的农户,用3年时间每家增收万元;再比如,建设“森林重庆”,提高森林覆盖率,搞了大大小小几百个公园,全体市民都享受。我们还要把长江重庆段800公里两岸全都绿化起来,这也算是重庆人对中华民族“母亲河”尽些孝心!“大下访”、“结穷亲”、“三进三同”,就是要让所有的干部都眼睛向下,重心下沉,面向广大的基层群众,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西藏日报总编辑孟晓林在重庆上过大学,一直关注这座城市的发展。他动情地说,最近几年,重庆的新政策、大动作很多,发展日新月异,市民生活幸福安康。薄书记在沿海和内陆都做过领导,您认为,内陆开放和沿海开放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

  领导干部要敢于承担责任,面对困难和压力,不能上推下卸,要有担当的勇气

  薄熙来说,一个地方要发展,一定要把大环境搞好。我们提出的“五个重庆”,个个都与环境相连。森林重庆,政府决心很大,每年投入100多个亿,相当于3年种了30年的树,而且大多是银杏、香樟、桂花等大树、好树,这样坚持七八年,城市就会从“水泥森林”变成天然的森林。平安重庆也是改善环境,通过打黑除恶,清除了社会上的污泥浊水,不仅百姓满意,外来投资者心里也踏实。宜居重庆,既是百姓的生活环境,也是投资环境,3年盖50万套公租房,农民工、企业职工都可以入住,这就解除了职工的后顾之忧,为企业帮了大忙。畅通重庆,主城不塞车,联系周边省市的水陆空铁四通八达,也是重要的投资环境。至于健康重庆,市民体质好,又聪明,就让城市增加活力,也是发展环境。

  薄熙来说,说到争议,我的看法是,在一个地方做领导,就是要按照中央的要求,经过理性思维,把该做的事、看准的事坚定不移地做好。其实,人们对任何事物的认识,都不会是完全一致的,都会有争议,而且越有价值、越有创新的事就越有争议。如果遇到这些事儿大家都绕道儿走,社会的正义就很难彰显,正气就会受到压抑。比如“打黑”,就涉及很多人的切身利益,不仅是黑恶团伙,还有他们的“保护伞”。但不“打黑”能行吗?社会能和谐吗?让人民继续忍着吗?该干的事儿就要干,不必想那么多。其实,不仅“打黑”有压力,对“唱红”说闲话的人也有,说什么“左”啦,搞“形式主义”啦……一个地方要想大发展,就要有精气神,不能整天哼些靡靡之音。我们很有包容性,但更要唱响主旋律!共产党人要有坚持真理的勇气,而坚持真理就必须旗帜鲜明。领导干部要敢于承担责任,面对困难和压力,不能上推下卸,要有担当的勇气。

  薄熙来说,沿海与内陆相比,在对外开放上有先天优势。我国的对外开放也是分阶段进行的,前30年主要在沿海,后来,小平同志、泽民同志审时度势,提出西部大开发。几年前,锦涛同志又给重庆提出“314”总体部署,要求重庆建成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西部重要的增长极、统筹城乡发展的直辖市。中央对西部大开发越来越重视,政策措施越来越具体,西部大开发也越来越现实了。

  任何地方都有发展之机,就看能不能科学合理地运作

  薄熙来说,与沿海相比,西部对外开放的基础和条件的确较差,但只要把环境搞好,政策设计好,找对路子,照样能高歌猛进。重庆正在形成内陆的开放高地,2007年到位外资10多亿美元,今年至少90亿;去年还“走出去”,实现了对外投资50亿美元。在中央支持下,重庆设立了中西部的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两江新区,一批世界500强企业和国内外高新技术企业已经入驻。过去几十年的开放模式很大一块是“两头在外”,搞加工贸易,内陆由于运距远,物流成本高,只能到沿海去“打工”。但近几年,重庆成功地建起了全国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加工基地,主要原因是探索出“一头在内,一头在外”的加工模式,实现了零部件配套的本土化,大大降低了物流成本。随着渝新欧铁路的贯通,我国又有了一条大运量、低成本的对外贸易大通道。以重庆为平台,把中西部的加工贸易和进出口搞起来,这对全国经济也是个新的增长点。

  人民日报记者侯露露说,这几年,重庆探索“地票”交易、户籍制度改革、公租房建设、交巡警合一,还开通了渝新欧铁路。这么多东部想做而没做成的事情,重庆为什么却做成了?

  为政者,如果总是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的“羽毛”,就什么事也干不成

  薄熙来说,中央对重庆寄予厚望,锦涛总书记作了“314”总体部署,三大定位里有一个“建设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给了重庆先行先试的权力。“地票”交易、户籍制度改革、“三权”抵押贷款,都是城乡统筹的具体抓手。有了这些措施,城乡统筹才成为可操作、可推动、具体现实的东西。

  青海日报总编辑刘力群说,重庆城市建设成就斐然,令人印象深刻。但外界有些人总喜欢把城市建设一概而论,冠以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等。在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中,重庆的干部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薄熙来说,你提到内陆地区如何在改革开放上有所突破。依我看,一个地方越有挑战,就越有干头儿。挑战可以激发人的思维和创造力。重庆虽地处内陆,但只要肯动脑筋,有创意,照样可以有所突破,甚至在某些领域变“跟跑”为“领跑”。讲对外开放、招商引资,过去30年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中西部相对落后,但想开了、搞好了照样可以后来居上。这些年,重庆利用外资年均增长40%多,2007年到位10亿美元,去年到位100亿美元,总量已居全国前八。可喜的是,还“走出去”到国外投资50亿美元,在巴西买地种大豆,在澳大利亚、非洲买矿。在中央的支持下,重庆还设立了两江新区。随着渝新欧这条大运量、低成本的国际货运铁路的开通,重庆到欧洲的货运时间可缩短半个月,山城也就从开放的“三线”转为“一线”。我们还无中生有建设了亚洲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基地,去年生产了2500万台,2014年将年产1亿台,主要销往欧美。任何地方都有发展之机,就看能不能科学合理地运作。针对关键问题,抓住机遇,动几个大手术,城市也就做活了。

  薄熙来说,对干部来说,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就得多做些对人民有益的事。至于说到城市建设,只要符合实际,顺应民意,能有效改善民生,那么,说“政绩工程”也好,“形象工程”也好,都不必在意。为政者,如果总是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的“羽毛”,只想着稳稳当当地升官,那就什么事也干不成。

  社会要发展进步,就要让大多数的百姓看着公平、合理,比较满足

  薄熙来说,为政者要看得长远些。在大连时,当时下决心建了个星海广场,1.8平方公里,也有些不同意见,但政府把这块地用作广场,就可以让广大市民永久享用了,而不是任何开发商独享。有些人喜欢说些怪话,中国这么多人,闲话还能免得了吗?只要老百姓受益,就足够了,咱心里也就踏实了。反之,如果在其位不谋其政,不给老百姓办事,这个城市、这个地方就永远不会进步。当然,对批评意见又要心平气和,用心去想,不该干的事,超过城市发展财力的事不能干;不能置百姓迫切需要解决的生活问题于不顾,去搞一些适应少数人的豪华设施,那是极不恰当的。

  共同富裕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人民论坛记者刘建希望了解重庆“缩差共富”决策的背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程维询问重庆面临哪些挑战。

  改善环境,改善民生,是要花些钱,但和发展经济是个辩证统一的关系

  薄熙来说,重庆还比较穷,财政并不宽裕,但我们下决心走共同富裕的路子,这绝不是盲目的,是建立在科学思考的基础上。社会要发展进步,就要让大多数的百姓看着公平、合理,比较满足,这样才能调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现在重庆的“三个差距”,即贫富、城乡、区域差距已不小,不仅群众有意见,消费也上不去。只有把民生安排好,收入差距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广大市民才能在心理上安稳,发展才能持续。

  党报总编们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重庆财政并不宽裕,但这些年整治环境、改善民生花了不少钱,不仅没有造成债务、影响发展质量,反而越来越红火,GDP、财政收入增幅等多项指标还居全国前列。对此,总编们充满好奇。

  薄熙来说,“缩差共富”当然会面临很大挑战。重庆直辖后,带起了原四川省也属贫困的“两翼”地区,其中有14个国贫县,而重庆的财力并不雄厚,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面临的挑战很大。按一些人的思维逻辑,好像收入差距越大,越能刺激发展,越能招到廉价劳动力,企业的利润也会越丰厚,从而实现经济发展。其实,贫富差距大了,不仅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影响社会稳定,也会严重削弱经济发展的原动力。重庆的思路很简单,就是要在共同富裕中推动经济发展。通过普遍提高市民的收入水平,既改善他们的生活,也增加他们受教育的机会,使整个劳动力素质不断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就有机会招到更多优秀的工人,再加上政府提供公租房,为农民工解决城市户籍,提高保障水平,企业没了后顾之忧,就可一心一意谋发展,投资兴业的信心自然会大增。重庆这些年经济社会有了较大进步,证明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薄熙来说,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抓住机遇、加快发展,是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基础。但也要注意处理好几个关系,特别是民生的问题,综合环境的问题,干部廉政的问题等。如果只是闷头干活儿,干着干着,就容易产生主观性甚至盲目性,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从而影响经济高效、可持续的发展。

  平均主义不利于发展,所以要打破“大锅饭”;但贫富差距拉大也会破坏生产力

  薄熙来说,发展经济需要很多必要条件,比如搞环境建设,包括“五个重庆”,都要花不少钱,这会不会影响发展呢?刚才我讲了,其实环境也是经济问题,是发展的基础。环境搞好了,不仅市民受益,而且城市增值,甚至“身价倍增”,内外资争相涌入,自然会更好地推动发展。要算清“大账”,从长远的发展来下功夫,搞好环境,使发展更有后劲。

  香港大公报记者孙志接着问:“今年是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经济界认为,中国改革已进入‘深水区’,重庆在此时提出共富理念,对当前GDP增长有何作用,又有什么长远意义?”

  薄熙来说,讲到民生与发展,为什么重庆要强调“缩差共富”?这是因为,走共同富裕之路,探索发展与民生良性互动的科学途径,凝聚大多数人的智慧和力量,对发展将是持久的动力。只有走共富之路,才能调动最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发展才有了内在的驱动力和社会的合理性。如果出现两极分化,发展成果不能共享,多数人会做何感想?怎么会有发展的积极性?!如果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整个社会的消费又怎能上得去?最终就会导致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失衡,发展难以持续。讲到反腐倡廉,像文强、陈洪刚那些贪官一家占着二三十套房子,一般市民却连基本的住处都困难,肯定有怨气,哪有心思去谋发展呢?所以,改善环境,改善民生,是要花些钱,但和发展经济是个辩证统一的关系。

  薄熙来说,小平同志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人民心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改革开放之初,在平均主义盛行的情况下,强调打破“大锅饭”,克服平均主义,从而调动广大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是完全正确的。但小平同志看得远,当时就提出“要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30年过去了,有些地方贫富差距已经不小,需要高度重视。从哲学上讲,“物极必反”,凡事都要有个“度”,平均主义不利于发展,所以要打破“大锅饭”;但收入差距要适度,如果差距拉大,也会破坏生产力,所以要“缩差共富”。

  现在重庆学校里,王勃的《滕王阁序》、岳飞的《满江红》、苏东坡的《赤壁赋》等名篇,不少小学生都能一口气背下来

  薄熙来说,直观来看,共同富裕的过程就是照顾中低收入者,特别是困难群众,我们的“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都期望改善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缩差共富”不仅是一个道义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且是下一段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经济界经常讲“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目前“投资”和“出口”的力度已经很大,全球领先,进一步增长的空间受到限制。而以消费促发展的潜力巨大,要挖掘这个潜力,“缩差共富”是关键,要大力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从而整体提升社会的消费水平,使“三驾马车”都能铆足劲儿,一起拉动经济的发展。把“消费”这个潜力挖掘出来,又可实现大发展。反之,如果贫富分化,富人有钱没处花,低收入百姓有急用却缺钱花,在这种消费状态中,经济发展自然会大受影响。从历史发展的进程看,已经到了做好共同富裕这篇大文章的时候了。重庆这些年致力于改善民生,百姓从内心满意,全力支持政府的工作,这又进一步推动了经济的增长。

  薄熙来说,我们党历来重视文化建设,刚刚结束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又专题研究了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文化与经济发展也有个辩证关系。文化对凝聚人心,形成合力,推动经济发展有非常具体、现实和持久的价值。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不仅需要物质条件,还要有精气神,只有把人的积极性、创造性调动起来,发展才能“好戏连台”。重庆的“唱读讲传”,就有这个作用。如果人心散了,各唱各的调,精神不振,思想迷糊,发展就难以为继。

  重庆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一定要重视缩小基尼系数,同步解决

  薄熙来说,“唱读讲传”,有人简称为“唱红”,多数人理解,也有一些人讲是不是“左”啦,是不是“走回头路”啊?这完全是一种误解。唱红歌,比如《抗大校歌》、《黄河大合唱》、《在太行山上》等,都是在民族危亡之际,中华儿女救国图存的歌曲,气势磅礴,斗志昂扬,为什么不能唱?而且,我们不只唱革命的歌,也唱爱国的歌、建国的歌、强国的歌,还唱世界各国大众喜爱的经典曲目。前不久,基辛格先生参加了我们的万人红歌会,老人红光满面,情绪高昂,高度评价。重庆“唱红”内容很广泛,包含了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对市场经济条件下培养人健康向上、爱民为国的思想素质非常重要。

  经济日报佘颖问:“不少地方考核干部,注重GDP这个指标,听说重庆加进了基尼系数,这两者之间如何处理?”

  薄熙来说,我们是放眼古今中外,博采众长,从中汲取营养。读经典,除了读中国的老庄、《史记》、唐诗宋词、革命领袖的著作,也鼓励读高尔基的《海燕》、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现在重庆学校里,王勃的《滕王阁序》、岳飞的《满江红》、苏东坡的《赤壁赋》等名篇,不少小学生都能一口气背下来,琅琅上口!传承先进文化,不能局限于当代的作品,一定要有历史眼光。像《红岩》、《创业史》、《青春之歌》,就慷慨激昂,催人奋进;莎士比亚、海涅、泰戈尔等人的作品,也文采飞扬,感人至深。要集古今中外文化之精华,武装我们的年轻一代,让他们汲取知识、提高本领,将来报效祖国。

  薄熙来说,基尼系数是衡量贫富差距的重要指标。不少干部对GDP、财政收入、引资等指标比较重视,这是对的,但还不够。现在我们特别加进了“基尼系数”这个考核指标,就是要提醒重庆的干部,不能光讲GDP,还要讲基尼系数,关注社会分配。我们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党的根本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这就要寻求共同富裕的道路,要在经济考核指标上有所体现。为人民服务不是空话,它是具体的,而“一具体就深刻”,干部就知道该干什么了。重庆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一定要重视缩小基尼系数,同步解决,努力实现综合平衡、协调发展、社会和谐。不能等到经济发展起来、总量做大,基尼系数也过大,再调过头来解决,那时的矛盾会很大,解决起来就难了。

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  为政一方,如果打不掉黑恶势力,那如何来维护人民民主和社会正义?又何以面对公众?

  如果说重庆的发展有什么特点,没别的,就是老老实实按中央要求,把民生导向的路子走好

  薄熙来说,媒体的同志都很关注重庆“打黑”,而“打黑”决不是刻意而为,那是不得不做的事。当时,公安部挂牌督办未破的命案就有1400多件,设想,一个人被害,他有三亲六戚,这会引发多少人的痛苦?!我们常讲民主,而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是人民最基本的民主权利,要靠国家权力来保护和实现。我们为政一方,如果打不掉黑恶势力,连命案都破不了,那政府的公信力何在?又如何维护人民民主和社会正义,何以面对公众?所以“打黑”是逼出来的,必须痛下决心“打黑”,以消除这些家庭积压多年的心头之怨。我们在“打黑”中始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办案。在“打黑”的范围上,既不缩小,也不扩大;在定性上,既不压低,也绝不拔高;不枉不纵,实事求是,是什么就是什么。“打黑”之后,重庆的社会治安环境明显改善,各类案件发案率大大下降。

  香港商报记者邓明宇提问说:“对‘重庆模式’,有人总结为政府主导与市场经济有机结合,您怎么看?”

  针对湖南日报常务副总编马宁提问,作为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重庆如何体现对中西部地区的带动作用,薄熙来说,湖南是中部大省,诞生了一代伟人,文化底蕴深厚,经济发展很有潜力,全国各地也都有不少先进经验。重庆这些年有了一些进步,但山高沟深,发展的制约因素还很多,“我们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但我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在经济发展,缩差共富等方面,还有很多难题尚待破解,重庆要实实在在向兄弟省市区学习,以努力实现科学发展。

  薄熙来说,我们从没提过什么“模式”。如果说重庆的发展有什么特点,没别的,就是老老实实按中央要求,把民生导向的路子走好。改善民生是“三个代表”的重要内涵,是科学发展观的本质要求,“三个代表”强调,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科学发展观的核心就是以人为本。

  薄熙来说,政府在经济发展中一定要发挥作用,并且是在市场经济的土壤上开展工作。如果把一切交给市场,政府听之任之,富者暴富,穷者自穷,社会就会出问题。政府不仅要对社会的稳定、安全负责,也要对广大社会成员的生活负责。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政府更要有全局意识,能实实在在代表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

  重庆人民热爱自己的城市,全市上下团结一心,形成了和谐共进的发展局面

  光明日报记者王逸吟感叹,重庆市民的精气神推动了大发展,建议提炼“重庆精神”。中央电视台记者赵海燕说:“老百姓把薄书记与黄市长亲切地叫做‘熙奇组合’,请问您有什么感想?”

  薄熙来说,人民群众很有正义感,市委、市府开展“打黑除恶”、“三项治理”,老百姓一致拥护。而且有激情,唱红歌激情澎湃,做工作埋头苦干。在城市环境综合整治、新农村建设、植树造林等方面,大家都艰苦奋斗,互相支持和帮助。重庆人民热爱自己的城市,凡是对城市有利的事,大家不辞辛苦、全心全意地去干。重庆的干部也很有创意,在日常工作中想出了很多新办法、好办法,做了不少探索。全市上下团结一心,形成了和谐共进的发展局面。

  薄熙来说,至于我和奇帆市长,常常能想到一块儿,合作得很愉快。市政府很能干,很务实,也很有创意。“五个重庆”、“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公租房、户籍制度改革、“地票”交易,市委每提出一个想法,市政府都周密安排,细心运作,很有魄力。人大、政协也干了不少实事,不仅依法履职,还创造性地开展了“人大代表在行动”、“800委员助推区县发展”等活动。各部门和区县也都超水平发挥,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

  半月谈记者韩振、第一财经电视记者商洁玲、新华视点编辑室副主任宋振远,还兴致勃勃地就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微型企业发展、农村改革等问题,与薄书记进行了交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中午12点多,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