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政党领袖接近达成组阁协议,希腊老总统出马说服各大党合作组建政府

图片 1

  在两个月内接连两次大选,且是重复性选举,这在西方民选国家里可谓罕见,但在希腊,这“折腾”的一幕可能就要出现。因为在6日的大选中没有一个政党取得议会多数议席,而各大政党又分歧太大不愿意组成执政联盟,新政府一直难产。

* 新民主党将在周二达成联合组阁协议–消息

  13日,各党组建政府的时限已过,该国总统帕普利亚斯当天召集所有政党,希望利用最后的机会,说服各大党合作组建政府,否则只有6月重新选举一途。

图片 1

  组阁会谈陷入僵局

6月18日,希腊总统帕普利亚斯会见保守的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授权后者组建新政府。REUTERS/Yorgos
Karahalis

  在6日的大选中,获议席居前三位的政党都获得了总统组阁的授权,但他们在各自三天的时限内,均没有说服其他党派与本党合作,凑够多数议席组建政府。只有将难题最后抛给总统。但是,即便有总统坐镇,13日的组阁会谈依然很艰难,会议在进行约2个小时后陷入僵局,前景不明。

* 政党领导人承诺”修改”纾困条件

  议会三大党之一、泛希社运领导人韦尼泽洛斯说,时间已经不多,“要么我们组成一个新政府,要么就重新选举。”但韦尼泽洛斯也说,新政府的形成并非全无希望。“尽管我们和总统的会谈目前陷入僵局,但对新政府的组成,我还是保持一定程度乐观”。

* 德国反对修改纾困条件

  是否省钱成分歧焦点

* 市场紧张情绪只是暂时纾缓

  在大选中得票最多的新民主党党首萨马拉斯说,组阁协商还在继续。他指责左派政党联盟阻挠新政府组成,左派政党联盟在大选中得票仅次于新民主党。

雅典6月18日电—一位政党高层周一表示,在大选中以微弱优势取胜後,希腊保守派政党正在接近组成新的联合政府,其领导人承诺将软化惩罚性的节支计划,即便德国表示反对.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大选后的组阁之所以艰难,是因为希腊爆发政府债务危机并引发欧元危机后,希腊选民的选票变得流向分散,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多数支持。民意的碎片化,也推动了通过选票进入议会的各大政党意见尖锐对立,尤其在政府是否应该“勒紧裤带”以摆脱债务危机的问题上。

周日大选後市场出现的释然性涨势很快消散,因为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未能获得足够的权力,来推行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纾困协议中要求的大幅减支和加税.

  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支持“勒紧裤带”,他们认为这样对摆脱危机有利,也符合欧盟的要求。但政府节省开支,也意味着社会公共开支和福利支出减少,民众将受影响。左派政党联盟则反对省钱过日子,认为削减公共支出将影响希腊摆脱衰退。12日,该联盟发言人帕诺斯明言,只要新政府还想着财政紧缩,左派政党联盟就不会加入。

反对纾困协议附加条款的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和其他小党派获得约半数选票,但在议会中占有较少席位,因希腊选举制度给予第一大政党更多的关照.

  “希腊走在危险路上”

萨马拉斯从总统那里获权组建联合政府,一位新民主党消息人士称,该党在萨马拉斯与第三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民主左派党会晤後,有望在周二达成组阁协议.

  政治僵局引发媒体担忧,希腊一家媒体在头版警告,“国家正走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

萨马拉斯表示,希腊会履行对纾困方案的承诺.该方案旨在避免该国破产并退出欧元区.但他并称:

  截至发稿时,82岁的老总统仍在与各党派攻坚组阁事宜。希腊宪法没有给总统的组阁努力设置时间限制,但在欧元危机仍未根本缓解的时刻,作为危机始发地的希腊,恐难以在世界关注下长期“无政府”下去——要么各派妥协、要么再次大选。

“我们同时不得不对纾困协议进行一些必要的修改,来减轻深陷高失业率和巨大困难中的人民的压力.”

  经过6日的大选进入议会的政党中,没有一个获得过半议席,只能想办法组成多党执政联盟。

一名新民主党高层官员预期很快可达成组阁协议.”我们明天会签署一项协议,我们会组建政府,”这名要求匿名的官员表示.

  ■ 前瞻

新政府将加速并扩充私有化计划以充实国库,同时要求债权方允许希腊将进一步节支117亿欧元的时限从两年延长至四年.

  重新大选将致“极左希腊”?

泛希社运同样拥有内阁席位,意味着尽管左翼激进联盟党表现不俗,但权力仍在泛希社运和新民主党手中.这两个党派统治希腊数十年并致该国陷入危机.这名匿名官员同样表示,希望民主左派党也能够加入联合政府.该党是规模较小的温和左翼党派.

  目前左翼激进联盟党民意支持率居各党首位

**信守承诺**

  如果重新选举,左翼激进联盟党或许将成为最大赢家。

援助协议可能出现多大改变,欧洲方面对此释放出不同信号.欧元区主要出钱大户德国已对希腊改革的迟缓步伐感到恼火,不同意援助方案中部分目标的达成时间被推迟过久.

  在上次的议会选举中,凭借对财政紧缩方案的抵触立场,这一政党成为议会第二大党。新近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它的民众支持率已经超过新民主党,跃居所有党派第一位。截至12日,左翼激进联盟党的民众支持率为25.5%,超过选举时大约9个百分点;新民主党支持率为21.7%;泛希社运排名第三,支持率为14.6%。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墨西哥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表示,希腊已承诺的改革有任何放松都是无法接受的.她称,”新政府将必须信守希腊已做出的承诺.”

  在上次选举中一鸣惊人的极右翼政党“金色黎明”的支持率从7%下跌至4.7%,仍旧高于3%的议会准入门槛。

由37岁的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希腊左翼激进联盟党是主要的反对派力量,新政府上台後若不能尽快平息社会紧张,将很快面临抗议活动.

  另外,左翼激进联盟党领导人齐普拉斯是选民心中总理的最佳人选,获得19%的支持率。新民主党领导人萨马拉斯收获14%的支持率,韦尼泽洛斯的支持率为11%。

希腊保守派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会见了齐普拉斯,但後者拒绝加入新政府.本次选举SYRIZA党的得票较5月6日选举增近一倍.

  希腊组阁一再失败,主要缘于3大政党就是否履行对国际出资人承诺并推行财政紧缩的立场不一致。

SYRIZA支持者对周日选举结果表示庆祝,称其执政不过是时间问题.

  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12日警告,称如果拒绝履行对国际出资人的承诺,希腊将不会获得金融援助。他告诉《南德意志报》记者:“如果雅典食言……这是一项民主决定,但是,这意味着对希腊金融援助的基础坍塌。”魏德曼认为,如果希腊离开欧元区,负面影响将大于欧元区其他国家。

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韦尼泽洛斯(Evangelos
Venizelos)表示周二必须完成协商.

新民主党消息人士告诉,泛希社运将参与新政府,而不仅仅在国会中投票.该官员称,”在长期内他们的参与将是积极的,而不仅仅是象征性.”

民主左翼党(Democratic Left)领袖Fotis
Kouvelis表示,他已准备好根据”已协商一致的内容”支持萨马拉斯.Kouvelis也呼吁放宽援助希腊的条件.

德国外交部长韦斯特威勒(Guido
Westerwelle)指出,希腊援助协议的主要内容”没有协商的余地”,但鉴於希腊选举消耗了一些时间,债权方可能愿意在兑现部分目标的时间上有所松动.

“我们不能忽略已失去的几周时间,因此准备就时间框架展开磋商,且我们不希望民众因此而受苦,”他周一向德国广播电台表示.

**争取时间**

欧元集团主席贾克称,欧元区财长或许同意在希腊节支措施上作出一些让步,但节支计划不会大幅修改.”如果我们没有适当理由而作出让步,将发出错误的信号,”他向德国电视二台表示.

分析师感到悲观.”希腊危机拖延已久,不一定能扭转,”雅典智库ELIAMEP的Theodore
Couloumbis指出.”希腊新政府要想长久执政,就得拿出成绩,在青年人失业率高达50%和经济连续第五年衰退的情况下是无法持续执政的.”

市场对此也抱有疑虑.泛欧绩优股指标FTSEurofirst
300指数.FTEU3开盘升1.1%,但在随後回吐全部涨幅,因欧元区的根本性问题令投资者重新面对现实.欧元兑美元的涨势也消散.

更令人担忧的是,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举债成本强劲上扬,西班牙10年期公债收益率达到逾7%的危险水平,意大利可比公债收益率也升越6%,表明欧元区危机正愈演愈烈.

–编译 张荻/梁睿雪/石冠兰/肖群英;审校 徐文焰/郑茵/程琳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