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银行今年融资安排迫近7200亿元,上市银行担忧资本充足率

摘要:上市银行对于补充资本金的需求似乎是永恒的。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目前有9家上市银行披露了再融资计划或进展,合计的募集资金规模上限超过2400亿元,手法包括了发行优先股、定向增发和发行可转债。
银行业人士则表示,考虑到MPA等监管的指标调整,银行…

资本充足率“饥饿”蔓延:上市银行今年融资安排迫近7200亿元

  上市银行对于补充资本金的需求似乎是永恒的。

无近忧,需远虑——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似乎永远充满了“饥饿感”,因此,融资的需求虽不迫切但也总是十分必要。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目前有9家上市银行披露了再融资计划或进展,合计的募集资金规模上限超过2400亿元,手法包括了发行优先股、定向增发和发行可转债。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共有14家上市银行披露了融资进展或计划,涉及资金上限达7198亿元,其中约四成为股权再融资安排,有望转化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余融资多具有“债属性”。

  银行业人士则表示,考虑到MPA等监管的指标调整,“银行有必要维持较高的资本充足率水平”。此外,如今正值年报披露季,“MPA”也成为了大多数银行业绩交流会的“必答题”。

从上市银行中报数据来看,部分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仅仅是略高于监管下限,而且上市银行对于资本的消耗还是比较快的,有的银行今年中期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较去年年底下降了0.5个-1个百分点。

  优先股定增可转债三箭齐发

资本充足率“中考放榜”

  在公布年报的同时,招商银行的再融资方案正式出炉。

部分银行仅获“61分”

  招商银行公告称,董事会于2017年3月24日批准非公开发行境内外优先股之议案:公司拟在境内外市场非公开发行合计总规模不超过等额人民币350亿元的优先股,其中,境外发行不超过等额人民币75亿元,境内发行不超过人民币275亿元,募集资金将全部用来补充资本金。

今年中期,对于资本充足率考核,部分上市银行得到了十分关键的“61分”——无需担忧补考、没有提分优待,但是成绩确实仅是堪堪及格。

  招商银行显然并不是唯一一家计划补充资本的银行,事实上,还有4家股份制银行和4家地方银行也在筹划或进行再融资,9家银行(包含招商银行)合计的募集资金规模上限超过2400亿元。

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规定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对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银监会要求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0%;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8.50%、9.50%及11.50%。

  浦发银行的非公开发行方案已经根据2015年度利润分配除权除息情况进行了调整,发行价格调整为14.16元/股,发行数量调整为不超过104732万股,据此测算的募集资金上限为148.3亿元。

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25家上市银行全部高于7.5%,其中有5家银行低于8.5%,另有4家银行的该项指标在8.6%-8.7%之间。从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25家上市银行全部高于8.5%,但是其中有8家银行低于9.5%,另有6家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在9.5%-9.75%之间。从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的情况略为轻松,25家上市银行全部超过10.5%,且仅3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低于11.5%。

  兴业银行则是拟向福建省财政厅、中国烟草总公司等6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60亿元,目前该计划已经获得证监会主板发行审核委员会核准。

当然,由于我国的系统重要性银行主要包括国有大行和少数规模较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其余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只要达标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标准即可。然而上市银行对于资本的消耗还是比较快的,部分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较去年年底下降了0.5个-1个百分点。

  中信银行早在去年就已经发布公告称,拟公开发行总额不超过400亿元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

此外,央行于2016年起引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其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决定评估结果的最核心指标之一,属于一票否决指标,而且,今年开始央行将表外理财资产纳入广义信贷的统计范围,强化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要求。为确保达标,银行有必要维持较高的资本充足率水平。

  光大银行发行人民币300亿元可转债已经获得证监会批复,日前刚刚公布了公开发行的网上中签结果。此外,该行拟发行的优先股总数不超过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00亿元。

对于MPA和资本充足率的重要性以及达标难易程度,上市银行自然也进行了评估。

  城商行方面,宁波银行拟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目前已获发审委审核通过,尚未取得证监会的书面核准文件;贵阳银行拟发行的优先股数量不超过5000万股,计划融资规模不超过50亿元;江苏银行计划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亿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200亿元;杭州银行本次发行境内优先股,拟发行优先股总额不超过1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0亿元。

无锡银行在今年中报中表示,“监管环境趋严,‘合规’压力进一步增大,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宏观审慎MPA监管框架下,商业银行资本缺口将增加,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上市银行担忧资本充足率靠近安全线

此外,招商银行也曾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目前,本公司表外理财资产规模已超2万亿元,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统计口径后,一定程度抬高了MPA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达标要求,结合本公司2017年经营预算计划,以及资产结构优化策略,预计本公司MPA评估等级有望维持,但资本充足率与评估达标的安全距离会有所收窄”。

  对于上市银行来说,如今资本充足的重要性相较于过去又增加了一层重要性。

融资规模合计7198亿元

  “央行于2016年起引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 MPA),
其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决定评估结果的最核心指标之一,属于‘一票否决’指标,而且,今年开始央行将表外理财资产纳入广义信贷的统计范围,强化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要求。为确保达标,银行有必要维持较高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一位股份制银行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约四成为股权融资

  据了解,MPA评估的结果分为ABC三档,A档机构:七大类指标均为优秀,执行最优档激励;B档机构:除A档、C档以外的机构,执行正常档激励;C档机构:资本和杠杆情况、定价行为中任意一大类不达标,或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资产质量、跨境融资风险、信贷政策执行中任意两大类及以上不达标(达标线60分),执行最低档激励。3月中旬,据媒体报道,有三家银行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其中两家被取消2017年度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资格,另一家则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三个月。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上市银行披露的融资计划涉及资金上限达7198亿元,其中约四成为股权再融资安排,涉及金融约2768亿元;“明股实债”的优先股融资规模为1500亿元;各类债券的融资规模合计为2930亿元。

  对于MPA和资本充足率的重要性以及达标难易程度,上市银行自然也进行了评估。招商银行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目前,本公司表外理财资产规模已超2万亿元,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统计口径后,一定程度抬高了MPA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达标要求,结合本公司2017年经营预算计划,以及资产结构优化策略,预计本公司MPA评估等级有望维持,但资本充足率与评估达标的安全距离会有所收窄”。

具体来看,浦发银行、南京银行、光大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兴业银行6家银行计划或已经完成的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合计1198亿元;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张家港行8家银行的可转债发行安排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1570亿元;江苏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6家银行的优先股融资规模合计1500亿元;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招商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江苏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发行11家银行发行的各类债券的合计规模为2930亿元。

  中信银行则在与分析师的业绩交流会上表示,“MPA考核对银行资本达标要求十分严格,银行各类资产增长将受到资本的严格制约。目前我行相关资本及规划能够满足业务发展需要”。

仔细观察上述统计还可以发现,有一些银行是多管齐下“补血”;此外,即便是去年和今年年初新上市的银行也十分注意未雨绸缪。

  江苏银行则表示,自央行政策实施以来,该行高度重视,在总行层面成立了领导小组,推动政策在我行的落地实施,建立起细分至条线和产品的日常监测体系,加强调控,确保MPA考核达标,“2016年我行
MPA 运行情况符合监管要求。尽管今年 MPA
政策发生了变化,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考核,但对我行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二级市场压力不大

  二级市场压力不大但阴影犹存

但阴影犹存

  逾2400亿元规模的再融资,看起来体量不小,但其中绝大多数与债性较强的优先股或可转债有关,非公开发行的约400亿元中,大股东等老股东主动锁定,二级市场至少在短期内无须承担较大压力。

上市银行合计7198亿元的再融资规模,看起来体量不小,但其中绝大多数为债券,或“明股实债”的优先股。非公开发行的1198亿元融资中,股东持股有最长三年的锁定期,二级市场至少在短期内无须承担较大压力;上市银行此前发行的可转债虽然几乎全部转股,但是都是在多年内慢慢实现的,其对于资金面的影响可谓“缓释”。

  “但是,银行业的盈利架构如果不改变,再融资的压力就会一直存在,这也导致A股市场对于银行股始终有心理阴影”,资深中介机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持续再融资的恐惧,也是长期压制银行股估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是,银行业的盈利架构如果不改变,再融资的压力就会一直存在,这也导致A股市场对于银行股始终有心理阴影”,资深中介机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持续再融资的恐惧,也是长期压制银行股估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是,在很多银行业人士眼中,银行的股东是很难避免分担资本压力的责任。即便是从国际视野来看,银行股股东多数都要面临持续出资的压力。

但是,在很多银行业人士眼中,银行的股东是很难避免分担资本压力的责任。即便是从国际视野来看,银行股股东多数都要面临持续出资的压力。

  “从巴塞尔协议I到巴塞尔协议III,巴塞尔协议一系列的灵魂究竟是什么?答案正是股东责任”,某上市银行时任高管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巴塞尔协议不断强调银行的股东需要持续加强对银行的出资责任,提升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

“从巴塞尔协议I到巴塞尔协议III,巴塞尔协议一系列的灵魂究竟是什么?答案正是股东责任”,某上市银行时任副行长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巴塞尔协议不断强调银行的股东需要持续加强对银行的出资责任,提升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

  对于股东和银行的利益平衡点,专业的投资人也有自己的观点。一位私募机构的有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就目前的情况看,对于上市银行来说,保持合理的净资产收益率和分红率是回报股东持续出资的最佳方式”。记者注意到,在逾3100家上市公司中,上市银行的加权净资产收益率排名均在150名之后,最差的甚至排到了千名开外,较上一轮再融资热潮(2014年前后)下滑明显。不过,股息率方面,上市银行还是有着相当不错的口碑。

对于股东和银行的利益平衡点,专业的投资人也有自己的观点。一位私募机构的有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就目前的情况看,对于上市银行来说,保持合理的净资产收益率和分红率是回报股东持续出资的最佳方式”。记者注意到,在逾3300家上市公司中,上市银行今年中期的加权净资产收益率排名只有1家银行在200名之内,最差的甚至排到了1300名开外。不过,股息率方面,上市银行还是普遍有着相当不错的口碑。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