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家标准价定价权在哪,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乞求平等话语权

  作为全球主要的矿产资源消费方之一,中国政府及相关企业日益希望能够在定价权上打破外方的垄断。
  
  在正在举行中的2009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表示,矿产资源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应进一步加强协商对话,反对价格垄断,促进公平竞争,保持市场稳定和繁荣。
  
  当前的中外铁矿石价格谈判中,中方一直未接受三大矿山与亚欧主流钢企达成的价格协议。而在日前举行的国际钢协年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即透露,中国钢铁行业与全球三大矿石供应商的谈判仍在继续,将把2009年和2010年的价格谈判合在一起进行。
  
  铁矿石作为中国进口量和金额都极为庞大的一种矿产资源,其价格波动对中国国内相关产业如钢铁业的发展影响巨大。在历年来的谈判中,中方在定价权方面的弱势一直争议颇多。
  
  中国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在此次会议上表示,铁矿石定价问题数年来一直令人困扰,需求方与供给方似乎对立起来了,这不利于国际矿业合作。
  
  “按照常理,一方有资源,一方有市场,应该是很容易达成协议的,可为什么总是谈不拢呢?”周中枢称,其实大家也明白,有资源的一方集中度高,有市场的一方集中度低,谈判地位不对等。鉴于中国钢铁行业的现状,这种不对等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谈判双方都需要多作一些努力。
  
  他表示,客观地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并且仍在快速增长的铁矿石消费市场,其立场和主张理应受到尊重,不应该简单地拿其他市场的首发价格压中方接纳。在中国市场首先达成年度供货协议,形成中国价格,对各方都有利,也更令人信服。
  
  国土部副部长汪民也称,为推动国际矿产品贸易稳定发展,应改革国际矿产品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给予贸易双方平等定价的话语权,促进矿产品市场理性、稳定发展。企业之间应建立一种合作共赢的定价机制。
  
  在经济“保8”之年,中国今年的矿产品进口也大幅增加。据汪民介绍,今年前8个月,中国进口煤炭7575万吨,增长155%;铁矿石进口4.05亿吨,同比增长33%;铜精矿进口413万吨,同比增长14%;精铝矿进口125万吨,是去年同期的8倍。
  
  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中国进口铁矿石6455万吨,较8月份大幅增加1487万吨,增幅达30%,再次刷新中国进口铁矿石的月度纪录。铁矿石进口量一增再增,进口价格能否稳定带来的影响也随之增大。
  
  周中枢认为,铁矿石价格直接关系到钢铁产品的成本和出厂价格,过高的铁矿石价格将会压缩钢厂的盈利空间甚至造成钢厂亏损。事实上,今年以来中国钢厂亏损的不在少数,这些亏损确实也都与买进的铁矿石价格太高有关。
  
  “中国古语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钢厂都停产关闭了,铁矿石还会有人要吗?”周中枢反问。

据国信证券测算,2010年我国生铁产量在6.1亿吨左右,其中60%由进口铁矿石生产,而进口铁矿石中又有40%左右是长期协议矿,如果2010年铁矿石价格上涨30%-100%合18-60美元/吨,由此带来的我国钢铁行业的成本将增加276~919亿元。

相关信息:
我国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现状

铁矿石成本占据了整体制钢成本的40%,铁矿石若涨价100%的话,那么整个钢铁行业成本将会大大提高,将使本来就处于不盈利状态的钢铁产业将面临很大压力,可能会全面亏损。”徐向春表示。

就钢铁行业的销售收入利润率来看,它在2008年的时候是在4%~5%这样的水平上;但是2009年它下滑到了只有2.9%;在今年1、2月份,也就是销售收入利润率在3%左右。如果要是面对成本的大幅度上扬,无疑会给行业的经营带来很大的困难。如果价格上涨的压力不能够消化,或者不能通过产品的涨价转移,那这个行业可能就面临很困难的局面。”朱宏任对此表示了忧虑。

与此同时,我国钢铁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依然突出。2009年,我国钢铁产能已达到7亿吨,当年国内市场粗钢表面消费量为5.65亿吨,其中约有3000万吨进入社会库存,实际消费不到5.3亿吨。但是产能还在盲目扩张,2009年钢铁行业固定投资增速保持在20%左右。

根据国务院7号文件的精神,最近一段时间工信部有关部门跟各省工业主管部门淘汰落后产能的具体指标在进行衔接,我们想争取在5月份把各项任务分解到各个省、区、市。”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郑立新介绍。

对于业界普遍关心的如何界定落后产能的标准,郑立新进一步强调:在7号文件规定的淘汰标准当中没有明确的界定东、中、西部的问题,但是在淘汰落后产能的过程当中会积极的帮助淘汰落后产能任务重的地区,去帮助他们积极的做好工作。”

根据中国《钢铁产业发展政策》的规划,2010年前10家钢铁生产企业产量要占到全国产量的50%以上,而目前这个数字只有36.79%。这种高度分散的产业结构无法在谈判中形成一致对外”的整体议价能力,进口铁矿石的规模优势难以转化为议价优势,这一点在2009年的谈判中再次得到印证。

加快产业整合重组的进程,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大型、超大型钢铁集团,大幅度提高产业集中度,是增强中国钢铁业在国际铁矿石市场话语权和定价权的重要前提。”我的钢铁网咨询总监徐向春强调。

在钢铁行业发展中,在原材料价格可能出现大幅度波动的过程中,铁矿石交易的两方一定要兼顾对方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要大幅度求涨价,肯定对下游行业持续稳定发展是不利的,而且也不利于双方长期稳定关系的建立。应该说只有取得买卖双方的共赢,才是一个可以持续下去的长久之道。”在22日举行的2010年一季度工业通信业运行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朱宏任指出。

现在我国钢铁行业面临着铁矿石大幅度涨价的压力,从我们国家现在的工业结构上来看,钢铁等基础原材料行业,大量的铁矿石需要通过进口的渠道来解决。在这种情况下,铁矿石如果出现价格大幅度上涨,无疑会给钢铁行业运行带来十分大的压力。”朱宏任说。
专家称,大幅度提高产业集中度是增强话语权和定价权的重要前提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1至12月累计进口铁矿石62,778万吨,同比剧增41.6%,已占全球铁矿石贸易量的60%。尽管手握6亿吨以上的铁矿石采购总量,中国人一直期待的中国价格”却遥遥无期。细究起来,这是由于以往谈判主体不够团结、谈判力量比较分散等各种复杂因素所致,造成巨额筹码没有发挥应有威力。

由于分歧巨大,中方与三大铁矿石巨头间的价格谈判已陷入僵局。而在三大矿商联手强推季度定价后,原本有望成为铁矿石突破口的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FMG也宣布将转向同市场挂钩”的价格体系,这给本就艰苦的谈判再添新愁。

中国鞍钢董事长张晓刚昨天公开表示,由于分歧巨大,中国钢企代表与三巨头间的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我国是铁矿石第一大进口国,对外依赖度超过60%。今年矿业巨头们狮子大开口,摒弃传统的长协合同转推季度定价。中方一直在努力斡旋,试图攻破这一碉堡。

不过,FMG的倒戈”令前景更加渺茫。原本持中立”态度的FMG昨日称,由于与中国的价格协议已经于2010年1月1日到期,一季度后,FMG采用与市场挂钩的体系”。FMG是澳大利亚新兴的铁矿石生产商,其铁矿石几乎全部销往中国。这家公司去年与宝钢谈下了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价格”,低于当时力拓与日本达成的首发价”2个百分点。

业界分析,照目前的情势,中方可能最终被迫接受矿商的无理要求。工信部总工程师朱宏任昨日表态,铁矿石交易的两方一定要兼顾对方的利益,大幅涨价不利于下游行业稳定发展,也不利于供需双方长期稳定关系的建立。

不过,在FMG倒戈的同时,钢厂们仍在试图从中小矿商中寻找机会。前天,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贸易商中钢集团与新兴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Brockman资源公司签署铁矿石贸易协议,向其每年采购约1000万吨铁矿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