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存在感或转向,特朗普正在东亚踩上之前政府的脚印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韩国与日本方面7日透露,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当天或早些时候分别与韩日外长和外相通了电话。这是继美国新防长马蒂斯上周刚刚访问韩日以后,三国最高外交官员再次进行沟通。华盛顿似乎在以此强调东亚盟友对美国的重要性。

当地时间2017年3月17日,韩国首尔,抗议部署萨德的韩国民众聚集在政府大楼外。当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抵达韩国展开访问
IC 供图

  首尔表示,双方通话时重申将如期部署“萨德”,并商定将同盟关系提升至最高水平。东京则突出炫耀双方再次确认了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总体上看,无论是马蒂斯还是蒂勒森,都没有对韩日说什么新话,他们更多重新确认了华盛顿对韩日以往许过的承诺。

3月15日至19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对日本、韩国和中国进行了首次访问。在日本和韩国,蒂勒森对朝鲜说了很多狠话,声称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到此为止,为敦促朝鲜弃核,将釆取包括外交、安保和经济在内的所有措施,这被广泛解读为美国已经准备对朝鲜动手了。在北京,蒂勒森在与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时表示,中美关系应该建立在“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双赢”的基础上,这一表态与中国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表述相近,因而遭到美国主流媒体与智库学者的批评,认为蒂勒森在没有确定能从中国得到什么的情况作此重大表态,让步太大。

  马蒂斯在东京时表示美军无意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南海问题,同样引起广泛注意。华盛顿在安抚韩日,加强盟友体系,但是并没有像之前给人的印象那样迅速将矛头对准中国,中国反而像是成了白宫当下对外四面出击之间的“一块空白”。其实事情并不神秘。特朗普候任总统的那段时间,已经对中国做了几番试探,他展示了强硬,也收到了中国决不会软的信号。他大概了解了,一旦向中国发难将带来复杂得多的连锁反应,不可控性也要大得多。

要对蒂勒森的东亚行进行评估,就不能仅仅就这三国的情况进行分析,而必须将它放在特朗普上台不到3个月、内政外交政策仍未定型的大背景下。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就任,至今仅仅两个月有余。在这两个月里,特朗普在竞选阶段的种种极端不靠谱言论,在现实层面遭到了美国体制的强力狙击而举步维艰,不得不进行收缩。光一个禁穆令,就遭遇到政令出不了白宫的尴尬。而从3月20日开始,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展开了对特朗普团队“通俄门”的调查听证会。联邦调查局长柯米证实,该局于2016年7月已经启动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互动的调查案。这个调查的结果,对特朗普可以说是可大可小,搞不好会成为另一个“水门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执政的重心将不得不放在美国国内,其亚太战略与对中国政策将仍在摸索中。而在特朗普团队内部,对外政策上的强硬派与务实派角力激烈,已经出现激烈的派系竞逐恶斗,蒂勒森即便贵为国务卿,能否主导团队内部的外交政策仍是未知数。因此,蒂勒森的东亚行,服务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和为个人刷存在感的需要,要远远大于所作的实质性表态;他在中美关系和朝鲜问题上的表态,也更多是为了证明奥巴马政府在亚太地区政策的彻底失败。在这样的背景下看待他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和朝鲜问题上的表态,无疑会理性和清晰很多。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显然还没有形成,甚至他的东亚政策同样远未成型。马蒂斯和蒂勒森与日韩的接触应看成是特朗普新政府延续了美国同盟政治优先的基本政策,他们不自觉把脚对上奥巴马政府以及更早政府走过的脚印,继续在走美国亚太战略的老路。

就拿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来说,这一提法最早是2012年2月15日习近平访美时提出来的。2013年4月中旬,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访问北京,用了“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然而,奥巴马团队总体上对这一提法并不太热衷,在2013年6月6日举世瞩目的加州庄园奥习会上,用的是“美中新型合作关系”的说法,暗示中国在国际议题先与美国合作再说。2013年11月20日,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发表上任后的首次演说就认为,只有北京在气候变迁、朝核、伊朗核问题、网络安全、反恐、知识产权等国际议题上与美国合作,双方新型大国关系才有可能建立。而正是由于奥巴马团队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上的犹豫,蒂勒森才要反其道而行之,不仅重申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而且在朝核问题、南海问题、贸易平衡及人民币汇率问题、人权问题等一系列敏感问题上,也基本只谈原则和框架,或点到为止,或索性避而不谈,让很多此前预料此次访问会火药味十足的人大跌眼镜。

  美韩和美日同盟再坚固,也解决不了美国面对中国崛起时的困惑。如果特朗普准备同中国一刀两断,从此像当年美国遏制苏联那样遏制中国,那么他就有了明确的方向。但是中美不可能那样了断,那将是人类历史的大倒退,美国社会和国际社会都不会接受。如果特朗普把中美关系带向全面对立和摊牌,恐怕现实的美国政治会惩罚他,历史也会把他定为“罪人”。

从在大选中频繁指责中国,到当选后试探“一个中国”政策碰壁,再到背书中国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定义,甚至提出雄心勃勃的“未来50年”发展方向,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竞选时期的对华强硬承诺没有一条得以兑现,其对中国态度和想法似乎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这背后的原因包括:特朗普的重心目前在内政上,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外交政策还在调整和摸索过程中,因此求稳为上;特朗普对民主自由之类的高蹈价值没有兴趣,有和中国进行交易的倾向和偏好;对特朗普有重要影响的女婿库什纳,和中国有密切的商业往来,潜移默化影响了特朗普。应该,这些都是对中国的利好,中美关系未来大幅改善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与此同时,中美在贸易、货币、朝鲜半岛等问题上有根本性的分歧,而前后不一、言行多变正是特朗普的特色,未来特朗普利用这些问题对中国发难的可能性同样存在。

  特朗普大概会犹豫、摇摆,接受东亚的既有现实多于在这里另搞一套。他会发现,就像继续强化在东亚的同盟关系一样,保持同中国的复杂接触也将是他的“无奈选择”。华盛顿在过去的两周里与多国发生摩擦,但把中国加进来,将不是“+1”的关系。或许可以这样说,大体与中国相安无事,华盛顿想惹谁就惹谁。若与中国尖锐冲突,华盛顿见到很多人恐怕就要堆笑脸了。因为华盛顿使多大力气,北京一定会回敬多大反作用力。有人认为,不能说特朗普现在“顾不上中国”,但反之中美对立,肯定会是个吞噬他精力的“无底洞”。

而在棘手的朝鲜问题上,蒂勒森的表态虽然严厉,但同样属于原则性的表态。从特朗普政府施政的优先顺序上看,朝鲜问题目前并不是最迫切和优先的,因此短期内发生战争和大变故的可能性并不大。但这个游戏也不可能无限制地一直这样玩下去,就在王毅与蒂勒森3月18日会谈时,朝鲜新型大功率火箭发动机地面点火试验成功,标志着该国的远程弹道导弹技术又有新进展。随着朝鲜核试验的不断举行和核能力的不断提升,事情总有一天会到达临界点。而对中美来说,朝鲜问题对双方的影响力是不同的。事实上,朝鲜问题并不仅仅是朝美之间的问题,甚至也主要不是朝美之间的问题,从地缘的角度看,朝鲜问题和中国的相关性更大,中国需要在临界点到来之前取得主动。因此中国恐怕不会再采取盯着美国立场看的被动做法,并明确自己在朝鲜问题上的真正利益所在,用实际行动捍卫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

  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之前关于伊斯兰和中国是美国“两个最大威胁”,以及“中美必有一战”的那些说法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我们相信,美国上层一直不乏对中国带有敌意的认识,但那些认识转变成白宫的现实政策需要大量条件。在过去很多年里,那些敌意最后都变成了半遮半掩的,美国的现实利益阻止了它们的充分释放。大国关系的逻辑,与人际之间还是不一样的。人有时候瞬间就可能从朋友变成敌人,但大国之间很难是这样。国家利益的缓冲性在21世纪越来越明显,它们会让最有权力的人有时也无力抗拒,不得不随波逐流。

  中国人希望中美和平,绝大多数美国人应该也是一样的。解决利益分歧不能用造成更大利益损伤的方式去实现,否则就得不偿失,相信特朗普团队对此同样深信不疑。中美或者强硬对强硬,或者克制对克制,还是后一套做法好,对北京好,对特朗普团队肯定也好。至于首尔和东京,永远都别指望加强它们同美国的同盟能够解决自己在亚洲面临的问题。那样想太幼稚了。

  来源:环球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