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炒作小黑屋是对韩发泄不满情绪,网友直呼丢脸

国际先驱导报实习记者邓媛 记者晓德发自北京
“21名中国游客在济州岛集体失踪?这不可能吧!”曾在美国旅行社做过接待服务的张晓伟感到无比惊讶。

【看世界
环球视野】导读:“百余名中国游客游济州岛被关小黑屋”成为“十一”黄金周期间的热门话题。中国驻济州岛总领事馆政治新闻组工作人员魏丽娇9日告诉记者,目前还无法判断“百余人”这一数字是否属实。媒体所说的“小黑屋”其实是“送还待机室”,待机期间,游客吃饭费用自理,住宿是韩式地炕,并不是故意为难中国游客让打地铺。不过,此事发生在中韩关系的微妙节点,济州岛近期发生中国人恶性犯罪事件,导致当地民间反华情绪上涨,加上中韩因“萨德”问题立场对立,韩国《中央日报》因此质疑,“中国媒体正在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对韩国的不满情绪”。据国内多家媒体报道,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多名中国游客在赴对中国公民免签的济州岛地区旅行时,被以各种理由拒绝入境,并遭扣留,吃住均在济州国际机场“小黑屋”内。据统计,涉及人数前后达到上百人,滞留时间最长者已超过5天。还有媒体报道称,一对中国母女通过网上预订了前往济州岛的跟团游,但是在10月2日抵达韩国大邱国际机场转机时,却被韩国方面扣留。被关了24小时的“小黑屋”之后,被遣返回国。此事在中国网络上引发热议,网民意见严重对立。一种意见认为,中国游客在中韩关系不佳时赴韩国旅游,是“自找苦吃”;另一种意见则为中国游客的遭遇打抱不平。中国领事服务网公开资料显示,济州是目前韩国唯一对中国公民免签的地区,中国公民可以团体或个人形式前往济州岛地区旅游,免办签证,可停留30天。7日,中国驻济州岛领事馆发布提示:免签地区并不意味随意出入境,须提供合法有效护照、行程单和真实住宿信息等;衣衫不整也可能遭拒。领事馆方面一直在同韩方就此事沟通。魏丽娇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黄金周期间,具体有多少中国游客被拒入境、滞留,使馆方面尚未得到韩国官方通报。济州岛现在虽然免签,但要提供酒店单、往返机票、行程单等准确信息,对于行李也有具体要求,这些问题的解释权归韩国官方所有,领馆方面无权干涉当地主管部门执法。魏丽娇表示,小黑屋其实是“送还待机室”,这并非人身监禁。在“小黑屋”期间,中国游客可以和领事馆沟通,大多咨询受阻后该如何处理。如果遭到不公正待遇,可收存证据,通过司法渠道解决。北京某旅行社的一名从业人员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济州岛对中国游客免签,只要带好护照、纸质往返机票、酒店订单,随时向目的地出入境工作人员出示,一般不会有问题。但是否允许免签游客入境,完全是由韩国海关决定的,“有时候会非常松,看一眼就让过了。但这次多人无法入境,应该是收紧了。”韩国媒体基本没有报道中国游客被关“小黑屋”事件本身的,但在中国国内广泛报道后,韩国媒体开始关注此事,但认为是中国媒体“故意炒作”。韩国KBS电视台7日称,中国媒体集中报道国庆节期间访韩游客在换乘飞机途中被扣留事件。郭某等3人在大邱机场因为无签证遭扣留24小时,并驱逐回国。大邱机场方面认为,这3人没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人证或导游,因此认定他们是“没有签证的个人旅游者”,因此决定将其扣留并驱逐。韩国《中央日报》7日报道称,在中国国庆7天长假就要结束时,中国媒体关于韩国最吸引人眼球的无疑是两则消息:一个是3名转机去济州岛的中国游客在大邱机场被关“小黑屋”并遭遣返,另一个是韩国消费者保护院称,近半韩国产半永久化妆品质量不合格。文章称,最近中国舆论关于韩国的负面消息不断,此前三星手机爆炸召回事件就曾遭到猛批。有忧虑的声音认为,正当中韩之间因为“萨德”问题而龃龉不断的时候,“中国媒体正在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对韩国的不满情绪”。据韩国官方报道,黄金周期间有25万人次中国游客赴韩旅游。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旅游可以说是一种民间外交,是民众增进了解、增进沟通的途径,所以不要让旅游成为战场。刘思敏说,评价“小黑屋事件”的关键在于三点:首先,如果真是怀疑某些游客有偷渡嫌疑而拒绝入境,这是韩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世界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有这个权利。第二,在禁止入境后,相关人员在被安置遣返过程中必须得到人道对待,在这方面韩国是不是做到了无懈可击?第三,领事馆方面应该给游客提供领事保护,以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千方百计维护中国公民的正当权益。同时,双方媒体都要克制并合理引导。

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让他意外的这则消息,源自韩国韩联社7月17日发布的一条新闻。韩联社在报道中称,本该当天下午离境的21名中国游客突然集体失踪。“这对组团旅行社和其他中国游客影响多不好呀。”张晓伟喃喃自语。

中国网友直呼“丢脸”

在这篇题为“中国济州旅游团集体失踪”的新闻稿中,韩联社称当事的21名游客是通过免签证的方式,于7月15日从上海搭乘飞机抵达济州的,原计划行程是3天。事发至今已过了几天,但该通讯社并没有进一步的跟进报道。

与张晓伟一样,国家旅游局一位司级负责人最初也是从媒体上看到这条新闻的,面对《国际先驱导报》的采访,该人士显得很慎重:“这件事情韩国方面正在调查,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能断言。”

目前,这件事已经在中韩两国民间掀起了轩然大波。《韩国日报》为此连续刊发报道,称从今年3月份韩国对中国游客到济州实行免签证政策后,在济州岛入境后无端脱队的外国游客人数便开始上升,而其中“95%左右都是中国人”。

与韩国媒体的迂回式批评相比,中国民众对同胞韩国“脱团”事件的看法表达得更为直接。“丢人”、“不要脸”是最常见的论调,“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心态跃然网上。一名辽宁的网友表示,“你们是想多玩几天还是不喜欢自己的国家,如果不喜欢自己的国家,那你到了别人的国家会有更多的人不尊重你们,请自重!”

旅游可“降低”偷渡成本!?

一位资深旅游记者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表示,脱团现象事实上由来已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存在这种现象,不过每年曝光的事件很少。”

现在招商国旅工作的张晓伟曾几次听客户讲述以往参加旅行社时遭遇游客脱团的经历。“一次,我的客户对我说,她曾经参加的旅行社去东南亚旅游时,有两位河南游客忽然失踪。当时导游很着急,赶紧联系国内的旅行社总部,而其他游客也为这两位游客捏一把汗。”张晓伟说,后来证实,这两名游客并没有发生意外,只是想非法滞留该国。

广之旅推广部副经理汤绮亭也对游客脱团感触很深。“到一个国家旅游,就该按照当地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否则就会招致厌恶,不利于建立起中国游客健康文明的形象。”汤绮亭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为防止可能的意外,旅行社还会向游客收取不同程度的保证金,“总体而言,赴韩旅游的保证金在3万~5万元左右。”

在汤绮亭的从业经历中,赴日韩的游客脱团几率大于其他出境游游客。一位韩国记者曾这样解释原因:“在韩国一些城市,类似洗碗的工作一个月收入可达8000元人民币。尽管那边的物价是北京的3倍,但比较起来,这种收支比肯定好于中国中小城市和农村。”

2002年,中国公民赴日观光失踪率曾在三个月内上升至5%。当时,社会学研究者田伟博士也指出:“作为亚洲主要的非法移民流入国之一,日本的偷渡成本大约是250万日元(约20万人民币)。”但是,“以旅游渠道进行偷渡,成本可以大大减少,旅游费加上保证金只要100万日元就够了。”

负面影响在发酵

据了解,中国公民虽然现在可以免签入境韩国济州岛,但能否顺利入境,最终还要由韩国有关部门拍板决定,这与一般出境游的程序基本相同。而三番五次出现的“脱团”事件,也令世界各国加紧了对中国游客的防范。

“以前我去韩国的时候,从来没有被指出过‘相关手续不齐全’。”北京一家IT公司的主管林东日前向媒体抱怨时颇为无奈。尽管曾去过济州岛,也对韩国海关法务部检查人员的询问应对自如,但6月下旬,林东还是被韩方以“相关手续不齐全”的理由拒之门外。

有资料显示,从今年2月至6月底,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接到的被韩国遣返的人员多达700余人,与去年同期相比约增加了3倍。而仅6月19日,首都机场就接到了十几名从济州岛被遣返的中国人。

此外,由于中国游客在开放欧洲游后脱团现象增多,两年前的德国世界杯期间,中国游客组团游一度遭到冷落,欧洲国家的签证风险让旅行社望而却步。

有分析指出,中国游客脱团的原因主要是与非法滞留和非法偷渡联系在一起。“这是世界上任何主权国家共同打击的对象。”国家旅游局旅游促进与国际联络司的刘姓负责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主权国家在签署旅游协议时都会就可能出现的非法滞留问题商讨一些解决办法,“因为非法滞留问题会对旅游国的管理业务带来很多麻烦。”

中国公民赴美旅游协议的签订过程或许可以为上述说法提供佐证。今年6月17日,中国公民赴美团队旅游正式启动。为了这一天,中美两国苦谈四年之久,其中担心中国游客滞留美国不归就是影响两国谈判进度的主要因素之一。而在中国公民赴美旅游第一阶段覆盖的区域中,福建等以往偷渡客相对多的省份并不在此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